当前位置: 主页 > 营养物质 >

创业板公司涉嫌IPO造假 昔时“帮凶”实名举报:大不了玉石俱焚

时间:2020-01-15 09:22 来源:瓜子网 作者:采集侠

年关将至,创业板上市公司富满电子(300671)暴出大雷。

2020年1月10日,微博网友@宋仕强BDS666 开始频繁发布微博,举报富满电子IPO造假,并且表示已向证监会及深交所实名举报,证券期货交易违法线索举报系统已经受理。

而据宋仕强所说,自己正是当年造假的参与者!

“那没问题,我愿赌服输。当时我也犯了错,我就承担责任啊,但是他们错误更大啊!”宋仕强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,并不惧怕自己被牵连其中。

今日(14日)早间,富满电子发布公告称,宋仕强本人及其任法人代表的深圳金航标拖欠公司货款,公司通过法律手段对此债权进行追偿,宋仕强及金航标拒不履行还款义务,反而恶意举报不实内容,已提交了名誉权纠纷的相关诉讼材料。

面对富满电子的否认,宋仕强再次发微博回应称,对富满电子涉嫌违法犯罪的证据已经有大的突破,接下来会将证据交给公安机关。

从1月8日开始,富满电子已经经历了5连跌,今日(14日)下跌3.4%,报21.81元。

“骗子”举报“同伙”?

富满电子被指IPO造假、抄袭专利、高管乱搞情妇

富满电子成立于2001年,经营范围包括集成电路、IC、三极管的设计、研发、生产经营。创始人及实控人为刘景裕,台湾人,通过持有富满电子控股股东集晶(香港)100%股权,间接持有富满电子59.45%股权。

2017年7月5日,富满电子登陆创业板,保荐人为国金证券、律师事务所为国浩律师事务所、会计事务所为立信会计师事务所、评估机构为银信资产评估机构。

宋仕强则是深圳市金航标电子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金航标”)的实控人,持有金航标90%的股份。

据宋仕强发布在微博上的举报信,富满电子的销售总监陈忠鑫,与宋仕强的邻居付定邦是江西南丰老乡,2017年5、6月份,付定邦找到宋仕强,称受陈忠鑫所托,让金航标与他的公司做几份销售富满电子产品的假合同,富满电子融资用。于是金航标分别与付定邦的深圳市中兴鼎盛电子有限公司、深圳市锦瑞诚科技有限公司签订了几百万的假合同,再与富满电子做连环假合同,供富满电子融资。

据券商中国报道,宋仕强称:“我和付定邦2004年就认识,十几年的邻居了,当时他们说只是用于富满电子融资用,并没有说上市,所以就想着帮忙做了。如果知道是为了上市的话,责任就大了,可能不会帮。”

宋仕强还表示,陈忠鑫亲口表示对做假合同一事是知情的。宋仕强说:“他(陈忠鑫)说感谢你,当时我们上市的时候帮我做假资料,他自己亲口这么说的。”

宋仕强表示,在行业内,有时候为了银行等融资,企业间互相帮助做一些账目处理,亦是比较常见之事。“签定了两三百万的假合同,由陈忠鑫到付定邦的公司拿走,这些都没有银行流水、送货记录和纳税证明,属于纯粹的虚假的销售合同。”

深蓝财经查询天眼查后发现,目前与付定邦有关联的企业中,只有一家中芯鼎盛科技有限公司,曾由付定邦担任法人、总经理,于2018年12月发生变更。

除了造假合同上市,宋仕强还在1月12日的微博中指称,陈忠鑫曾对自己举报富满电子表示支持,之后又在刘景裕的威逼利诱下反悔。还宣称陈忠鑫曾爆料,刘景裕在公司中有好几个情妇,有录音为证。刘景裕还要求付定邦做伪证,被付定邦拒绝,同样有录音。

随后,又在1月13日爆料富满电子抄袭其他公司的专利。

合同纠纷,伙伴反目

宋仕强:大不了玉石俱焚

而宋仕强之所以选择实名举报,并不是因为“良心发现”,而是为了报复。

宋仕强在14日的微博中称,金航标2018年在富满电子定制了 200多万元的货品,但有一部分产品有轻微的瑕疵,以致货款回收不了,导致金航标损失70万。找福满电子协商,富满电子不仅不予理睬还发起恶意诉讼,冻结了宋仕强的个人资产。

宋仕强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,卖掉房产支付富满电子货款。目前还有欠款约8万元,是为了让富满电子给个说法。但富满电子却在过年前再次冻结了宋仕强的公私账户,金额约11万元。

一怒之下,宋仕强将“丑闻”揭开,宣称“大不了玉石俱焚”。

宋仕强对21世纪经济报道称:“本来他(产品)有质量问题,我要扣他的钱,他不同意,怎么能叫欠款呢?本来是一百多万,后来我卖了一套房子还他货款,现在还有8万元左右。”“就几万元的事情,就封了我的账号,做事不厚道,我就是要报复他。”

△宋仕强被冻结的资产

在举报材料中,宋仕强将陈忠鑫也列为举报人。针对宋仕强的举报信,陈忠鑫发布了一份个人声明,指出双方的矛盾就是合同纠纷。

陈忠鑫还回应券商中国称,“宋仕强的举报都是虚构的,不属实的,在举报信中,他把我列为举报人,而我并不是举报人,我本人是富满电子销售业绩排名前三的销售总监。”

陈忠鑫说,他与宋仕强和付定邦熟悉,宋仕强的金航标电子是其2018年的客户,作为江西老乡的付定邦是其2014年至2016年的客户,“2016年,我们跟付定邦的中兴鼎盛合作逐渐收尾,2017年基本没有什么合作了。”

陈忠鑫还称,“中兴鼎盛是我们的代理商,它们终端卖到哪里去,我们不管。”

付定邦则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:“他(宋仕强)和富满的老板吵架,搞得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,电子游艺,和我没关系,我不参与这些事情。”

上一篇: 中新网1瓜子礼品月14日电 据报道
下一篇:英国政府原则上决定允许华内蒙古瓜子为公司参与英国高速5G网络的“非核心”部分